北京保利拍卖丨中国新绘画专题:第一期 · 陈可

本此秋拍,我们首将“中国新绘画”升级为夜场,获得了市场的热烈追捧和广大藏家的积极响应,38件作品,共斩获4242万元,仅一件作品遗憾流拍,成交率高达97.3%,再次毫无争议的成为这一板块的行业风向标。

北京保利现当代艺术部,近期将推出其中最具代表性艺术家的个人系列专题,深入梳理每位艺术家不断演进的创作面貌和理念,持续推进中国当代艺术及收藏界对于新世代中青年艺术家的关注与认知,进一步夯实“中国新绘画”的板块内容。

千禧年初,数字科技的发展及动漫的风行,使得“扁平化”的视觉形象,在不同文化和区域获得普遍认同。国内随之兴起一股以动漫、卡通造型为特征的绘画浪潮,一批年轻艺术家脱颖而出,陈可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陈可在早期作品里,她常常描绘一个可爱而孤寂的女孩身处于超现实的时空当中,以略带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或者对抗着颠倒的现实,或者抒发着对时光易逝的感怀。

2012年起,陈可从摄影作品开启了她全新的绘画题材,以弗里达、梦露、包豪斯女孩等女性为原型,更为主动地汲取东西方古典绘画中的养分,形成了渐趋成熟的绘画面貌。

2017年,她开始创作一系列与父亲的真实情感相关的作品,更加直接地将自身的人生经验与体悟投射于作品之中。

陈可:就是用没有经过“毒害”的眼睛去看时间和表达世界。没有被训练、被引导的、小孩子般的眼睛去看和表达。

在川美研究生时期,陈可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批早期作品。不同于之后将自我的情感投射给“他者”,这些早期作品更多是向内探究的,是她内心世界在绘画中的一种反映。在她那时的画中,经常出现一个圆鼻头的瘦弱小女孩形象,陈可说这就是她在画中的代言人。

这批具有符号性的作品,有一种忧郁的感染力,却也让陈可被外界贴上了“卡通一代”的标签。陈可并不喜欢这样的标签,她并不希望一直被视作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陈可渴望突破,希望找到新的方式来表达不断成长的自己。

《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孤单》是陈可创作的一个较为大型的装置作品。在唤起人们一代人集体记忆的80年代中国典型家庭的家具上,到处杂乱流溢着色彩的印迹和随意搁置的怪异玩偶。陈可此时像一个魔术师,观众变得既是她的受骗者又好像是她的同谋。艺术家此时可能也分不清这到底是她的童年记忆,还是虚构角色的一个剧场。这使人们不尽又想起在绘画作品中一直出现的小女孩的形象。

“一个人的战争”系列创作,源自林白的同名小说。陈可在工作室创作完这批作品时,感受到作为艺术家自身的创作过程,就像是一种特别孤独的作战,作品正投射出其真实的内心感受。

2009年陈可在德国菲恩海姆艺术馆举办“世上的另一个我”个展,展示了她08-09年的创作,从一系列开始,她开始在作品中融入更多的生活场景,展示了圆鼻头小女孩的另一面。

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系列作品中,艺术家凭借自身对终极命题的追问与思索,以图象的形式构筑了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想象。全部作品采用圆的形制,既是对时间的呼应,同时又与画面上班驳的肌理感及对古典技法的借鉴暗合,赋予绘画一种凝固了的永恒性。

自2012年起,陈可开始以摄影作品中的真实人物为创作对象。从弗里达到梦露再到包豪斯女孩,她通过对这些人物,尤其是女性在社会中处境的解读,表达了她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及对时间和生活的体验。

“从前我是一个很自我的人,有了孩子之后生活的中心发生了转移……我现在觉得生活很重要,艺术应该是能帮助自己更好的生活,而不应该是阻碍。”2012年,陈可开始以弗里达等历史上真实的人物为创作对象,表达她作为普通人对性别、生活、年龄、家庭等的体验和思考。

“密林”系列作品呈现出两种意义的寻找,现实中陈可通过一张巨幅水墨作品,在陌生的材料和尺度中寻找作为画家的自己(职业探险),多幅私密尺度的肖像与风景则是她在书籍中寻找能够寄予想像的题材(出神)。尽管她继续不变地专注于内观,陈可近年来的画离开了自传体裁。她的画家生涯正在经过从接受灵感到去发现题材的转变,就像陈可曾经说的“像失明的人重新看到世界”。——周翊

“整个创作过程痛苦与快乐并存,我既是导演也是演员,既是梦露,也是我自己,既在北京,也在洛杉矶与纽约,既在今日,也在昨天。”在创作过程中,陈可不断挖掘梦露,也不断解剖自己,通过梦露反观自己。她说艺术家是个很残酷的职业,你需要不停地去和自己的内在对话,必须保持一种敏感,不能麻木。

包豪斯女孩肖像基于写满时代气质的包豪斯历史档案图片。陈可采用古典绘画的审美规范去表现这些朝气蓬勃的现代女性,主人公们表情专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她们无视来自画外的注视。图片档案在成为绘画的过程中接受了一种“身体植入”,艺术家回忆自己对某些时刻的印象比如气味、光线和触感,用这些超出图片存储更清晰、长久的被动记忆去复活黑白历史照片中的形象。

《和爸爸聊天才是正经事》系列缘起于陈可和父亲聊天的愿望。与父亲聊天、为父亲画肖像,同时记录及自己与父亲的聊天感受。观众可以对着导览册子上的日记体记录文字,与墙上的创作一一呼应,以此理解艺术家的创作初衷和情感变化。同时,也是一面反观自己与父母情感交流的镜子。

初心不改 笃行致远丨北京保利拍卖2021秋拍总成交33.5亿元,圆满收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翡翠分类「翡翠分类因素」
Next post 北京保利拍卖2022春季艺术品拍卖会璀璨启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