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平安北宋政府是财大气粗还是另有苦衷?

自太祖赵匡胤公元960年建国,北宋走上了成长之路,和之前的其他朝代一样,创业起始的太祖、太宗靠武力来开拓疆域壮大力量,但这种对外进攻的节奏仅历经两朝便告一段落,对外攻势戛然而止。

不进攻便意味着丧失了对外的主动权,面对辽和西夏这“西北二敌”日益频繁的袭扰,是战是和在朝堂之上争论不下。

真宗、仁宗两朝秉持着“慎守祖宗基业,不贪无用之地”的理念处理边疆危机,以“檀渊之盟”为标志,

北宋对外政策日益软弱,能用和平手段解决的绝不诉诸武力,进入了“花钱买平安”的模式,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

和当时的背景也有很大的关系。北宋政权的建立和其它朝代不一样,没有大的刀光剑影,更没有血流成河,没有发生大的战争,对社会也没有产生太大的冲击,这就为社会经济的发展奠定了一个不错的开局。

又因为经过晚唐五代的发展,江南、巴蜀的经济发展迅速,北宋有了一个富饶的后花园,经济发展动力强劲。后世有学者估算北宋在真宗朝咸平三年时的GDP就达到了265.5亿美元,占当时全球GDP的22.7%,人均GDP达到了2280美元,而英国在工业革命后的1800年人均GDP只有1250美元,约是八百年前北宋经济水平的一半。

公元999年,在侵宋之举中断十年之后,辽国以重兵南下侵宋,双方互有损伤;五年后,辽国再次以重兵绕道澶州,直逼北宋心脏地带,双方签下“澶渊之盟”,北宋以每年银绢三十万的代价换来了辽兵的退去。公元1040年,西夏开始大举进犯北宋边境,三年的时间,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三战三败,北宋在这三次战役中兵力损失巨大,再也无力在西北进行大规模战争,北宋以数十万财货换回了西北暂时的和平。

我们不得而知,但据文献记载内容分析,虽然这种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国家的生存,但放在当时的情况下却并不是一种落后的理念。

战争拼的就是双方的经济实力,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是真理。北宋建国后,经济迅速发展,收入大幅增加,但是国并不富兵亦不强,财政日益捉襟见肘,究其原因,军费开支占了大头。北宋正规军的数量从太祖末年的不足三十八万,到仁宗朝的一百二十六万,三十年的时间增长了三倍多,国家的财富都被消耗在养兵上。

据陈襄《论冗兵札子》记载:治平二年,天下所入财用大数,都约缗钱六千余万,养兵之费用约五千万,乃是六分之财,兵占其五。

这些还都是养兵最基本费用,如发生战争,则将是另外一番情形,比如宋夏战争开始前,北宋每年养兵的费用在两千四百一十万,战争期间,迅速增至四千六百七十万,差不多翻了一番。而“澶渊之盟”中送给辽国的钱财是多少呢?仅仅是每年银绢三十万,不到北宋政府全年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一,秉持着这种花小钱办大事的理念,北宋政府用钱一次次的渡过了难关

。我们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何不到万不得已,北宋政权更倾向于花钱买平安,因为战争打不起。

北宋建立之初,为了防范再出现“黄袍加身”再次出现,太祖、太宗建立了诸多制度弱化武将的权力,使得宋朝成为中国历史上文官地位最高、文武分途最彻底的时代,直接造成了武将群体缺乏活力,继而影响了北宋的军事实力。将领不习戈马,兵士不耐劳苦,这是北宋正规军大多数时候的真实写照。在与西夏的战争中,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三场战役, 宋军三战三败,北宋的精锐部队禁军战死近三万人,一大批高级将领阵亡,好水川之战,指挥作战的高级将领任福、桑怿全部战死;定川寨之战,宋军葛怀敏等15员将领战死。

本来作战素质就不行的宋军,在一次次的战争中损兵折将,朝廷也清楚,再这样打下去,可能真的会没有能统兵出征的将领,军队中的精锐力量也要消耗殆尽了。

从太宗北伐开始,宋军就陷入了对外作战败局远多于胜利的魔咒,无论是对西夏的三次战争,还是与辽国的军事冲突,即便在澶州城下占优的情况下,最终还是签订了“澶渊之盟”,北宋并未取得真正的胜利。

凡此种种,长此以往,使得北宋政府的意志早已崩塌,当战争爆发时,行为已成为习惯,花钱也就成了北宋政府脑海中最先闪出的念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第四套125角币四连体最新价格 第四套125角币四连体最新行情
Next post 元代揭开彩瓷大发展序幕 融入传统绘画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