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广义中国牙雕擎旗者

民众广泛喜欢牙雕,才造成它日益昂贵,而这种昂贵又令它被雪藏起来、脱离了民众、在小圈子里供人把玩,这显然是一种不合理的异化

他意识到牙雕面临“人走艺绝”的危险,毅然担负起传承国粹的重任,培养年轻人。

他就是北京象牙雕刻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北京进茂骨雕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肖广义。他同时还担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象牙雕刻委员会主任、全国金银珠宝工艺品产业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工艺美术协会副会长。

如今,他成了一门国粹技艺的擎大旗者。他带领一批国宝级的雕刻师筚路蓝缕,将北京象牙雕刻厂打造成享誉业界的荣誉企业,保存并光大了牙雕这门传统工艺瑰宝,将北京象牙雕刻写进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创造出令人瞩目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他本人也成为了业界声名显赫的领军人物。

走近肖广义,仿佛翻开了一部中国传统工艺向现代市场嬗变的史诗,雄壮得动人心魄。

作为东方文明古国,中国有着悠久的“文治”历史。全国的能工巧匠请汇集京城,进行讴歌盛世的艺术创作。他们互相切磋交流,开创了一个高端艺术流派——京工。

牙雕也是如此。象牙光洁如玉、坚实致密,历来是很好的雕刻材质,被誉为“有机之玉”,象牙雕也成为独特的工艺品种。在牙雕领域,也分南北两派。南方以苏州工和广州工为代表,清雅灵秀;北方则以北京工艺为典范,饱满盛大,华贵庄雅。

京工牙雕的擎大旗者,当然要数北京象牙雕刻厂。回顾过去,该厂走过了与共和国节奏相同的非凡历程。

新中国成立后,过去零散的牙雕私营作坊业主,纷纷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成立合作社。1956年1月15日,北京牙雕老艺人代表杨士惠作为“走上合作化道路的手工业代表”,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报喜。

乘着社会变革的万里东风,1958年,北京的一批民办象牙作坊、合作社合并成立了北京象牙雕刻厂。

那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牙雕艺人圈和整个工商业界一样,响应国家号召,一切以社会需要为中心,进入统购统销的行列。比起民国时期艺人的破落潦倒,业界享受到别样的荣光。

朱德、康克清夫妇亲临工厂视察,并对工厂使用蛇皮钻取代手工操作高度赞赏,指示“多用机器,多在机器上发展”;

全国政协组织郭沫若、沈钧儒、李济深、马寅初等社会名流、文化大家来厂视察参观……

国家领导人和社会名流的关怀,令北京象牙雕刻厂倍感鼓舞。牙雕大师们心无旁骛、力争上游,在经典技艺基础上革新样式,创作出一大批形神兼备的艺术形象,将传统京工技艺水准推到新的高峰。北京象牙雕刻厂的作品造型优美、装饰华丽、线条挺拔、刀法富于变化,是牙雕界“京工风格”的卓越代表。

北京牙雕厂的大师杨士惠创作了重达10多公斤的《颐和园》,被中国政府作为国礼,赠送给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总统皮克,祝贺他80岁生日。

杨士惠的另一名作《北海全景》,是与6位牙雕工人共同创作,历时两年才告完成的,赴伦敦参加国际展览,广受好评。1957年毛主席去苏联参加十月革命纪念活动,将《北海全景》作为国礼,赠送给苏联领导人。

1972年,北京牙雕厂作品《嫦娥奔月》再度作为国礼,被毛主席馈赠给前来中国进行“破冰之旅”的美国总统尼克松。

1977年,北京牙雕厂大型牙雕作品《万景台》被送给朝鲜首相金日成。作品《花卉月球》至今陈列在联合国总部大厦……

极“左”时期结束,随着政策调整,一些靠创汇补贴获得生存的工艺品行业,遭受重创。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牙雕厂在创作方面依然“逆市飘红”,创造出一批牙雕精品,如《飞夺泸定桥》、《毛主席走遍全国》、《东方红》、《嫦娥奔月》、《遵义会议光芒照前程》、《成昆铁路》、《八十七神仙卷》等。工厂开创性地采用“拼嵌法”,充分展现出象牙的细腻质感,以这种方法创作的《遵义会议光芒照前程》、《八十七神仙卷》等精品被国家博物馆收藏,成为传世珍宝。

这些成果的取得,除了归功于大师的刻苦努力,也与雕刻工具的自然发展密不可分。在过去,雕刻只能依靠手工和粗糙的机械,玉雕领域就有段子说“有女不嫁雕玉郎,三年五载守空房;有朝一日回家转,补完袜子补裤裆”,道出了原始方法的艰辛。在上世纪50年代出现的蛇皮钻,使雕刻效率和精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北京牙雕厂不断把握变化,及时革新技术,实现了卓越的创造和领先。

然而,在20世纪末,北京牙雕厂的经营还是遇到了极大的困难。首先,市场经济风起云涌,改革开放不断深化,而牙雕厂在体制上相对较僵化,欠缺适应能力。其次,原材料开始吃紧。1990年我国根据《国际濒危野生动植物贸易协议》停止进口象牙,北京象牙厂进入“吃老本”的状态:有多少存料做多少活,做完了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这样,北京牙雕厂欠下巨额债务。牙雕属于工艺美术行业,除了大师的智慧,没有什么可以抵债的工业设备。原料少了,大师亦无用武之地,工厂失去造血功能,一度到了无法开出员工基本工资的程度。

在这种背景下,1998年4月,肖广义临危受命,接手北京象牙雕刻厂厂长兼书记职务。在当时的情况下,这与其说是当领导,不如说是当债主。

有人对他说,厂是国家的,债也不是你欠下的,不必太较真;但肖广义认为,既然戴了这顶帽,就要担起这份责。欠国家的也是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另外,如果不能打翻身仗,倒下的不光是一个厂子,更是一个流派、一门传承千年的技艺!

于是,肖广义向债主们郑重承诺:三年时间,我们将还清所有债务!此后,他便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肖广义首先,压缩行政人员,降低人力成本。工厂裁员达60%,一部分到龄的办理退休手续,一部份分流到公司第三产业岗位。每年的人工开支也从420万元降到了180万元。

第二步是盘活土地资源,缓解资金压力。世纪之交的首都北京,已经出现了寸土寸金的局面,空地值钱起来。肖广义合理压缩改造厂房,把其中5000平方米改造成宾馆,对外承包营业,让工厂获得额外经济收益,激活牙雕业务。

第三步,肖广义着手解决原材料的问题。他亲自披挂上阵,找政府部门反映情况,表达诉求。他提出,野象诚然需要保护,但是完全禁绝象牙购买也不合理。首先,非洲国家自己就有合法的象牙买卖;其次,经过一段时间的保护,野象濒临灭绝的问题已经缓解,有的地方甚至开始泛滥。如果完全阻绝进口,灭绝的将是一门传统工艺,再找回来可就难了。

在肖广义多次据理陈说下,国家林业局终于开始重视这一问题。2000年国家林业局和国家工商总局给北京牙雕厂颁发了特种经营许可证,允许其合法进口象牙。

喜讯传来,全厂上下如同久旱逢甘霖,对肖广义的领导能力赞不绝口。人心很快重新凝聚,全力投入生产创作。

为了最合理地利用有限的原料,肖广义将牙雕产品定位于精品、艺术品和收藏品,进行精细化制作。

也有的人曾经企图把来路不清、疑似走私的象牙料卖进工厂,肖广义断然拒绝了。他决不触犯法律禁令,他要在产品的劳动附加值上做足功夫。

提升牙雕附加值的关键,在于人才技艺。肖广义重新启动工艺大师申评工作,工厂形成了强大的国家级大师团队,包括资深牙雕大师陈吉品、国家级大师李春珂、柴慈继等。这对大师是褒扬和鼓励,对其他人则树立了标杆,让大家共同看齐最高工艺水准。

肖广义还在牙雕领域率先提出了“经纪人公司”的理念。他说,牙雕领域有很多出色的老艺人,“肚子里有话倒不出来,不善言谈”。那就需要进行分工,由另外的专人对大师进行包装,对牙雕文化进行推广,这和演艺界、体育界的经纪人制度是一样的,是社会合理分工的需要。

除了象牙雕刻,肖广义近年来还开拓行业经营思路,贴近市场需求,挺进紫檀木雕刻领域,先后完成了《紫檀故宫》、《九门宫阙》等一大批声名远播、极具艺术观赏性与投资收藏价值的珍品力作。象牙与紫檀木材质不一样,雕刻手法差却不多,牙雕厂的木雕作品同样令人惊叹!

经过一系列改革创新,北京牙雕厂终于在2001年实现了经济突破,还清了银行的巨额欠款。这一成绩震动了全公司,轰动了传统工艺美术界。

谈到这里,肖广义激动地说:“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2001年12月18日下午5点多钟,银行打电话告诉我,‘钱到帐了,你厂的债务全部还清了。’我当时激动得热泪盈眶啊!”——这是奋斗者才能真正体会的胜利喜悦!

2004年,公司与中国工美集团联合举办“象牙制品收藏证”宣传月活动,并与广州象牙厂联合发起签订《中国象牙雕刻行业自律公约》,得到国家主管理部门的高度称赞;

2006年,该厂的“象牙雕刻”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孙森大师被批准为传承人。

2006年7月15日,在江西庐山召开的中国象牙雕刻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肖广义董事长当选为第一届主任委员。

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名誉会长为北京象牙雕刻厂题词:人间绝艺,天阙极品。

此后,、、、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分别在不同场合了解和称赞了北京牙雕厂的作品……

如今,北京牙雕厂公司拥有8名国家级工艺大师、15名北京市级工艺大师,奠定其全国行业的领军地位,成为北方牙雕艺术的代表。企业先后被授予“全国红旗厂”、“大庆式企业”、“北京市质量工作先进单位”、“首都文明单位”等荣誉称号。公司名作层出,多次荣获“百花奖”、“西博会金银奖”等大奖,开创了现代牙雕技艺的鼎盛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沧海明月 落刀成诗 “牙雕诗人”丁晓芳个人艺术展在太仓博物馆举办
Next post 导游夸大台东三仙台石头有灵性 游客偷藏100公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