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通才姚茫父大名不朽书画铜

  庚子新春突如其来的疫情,迫使人们一度进入禁足模式。笔者虽每日到校值班,但校园封控、博物馆闭馆,凭空多出些可自由支配的时间,于是,在脑海中盘亘数年之久的一项工作终于提上日程,积数月边角时间,完成这本《金石别卷:莲花盦写铜艺术编年》。困难虽比预想大出许多,幸赖刻铜文房收藏界诸多师友慷慨施以援手,成果也比最初预想大很多。

  特别感谢上海朱瀚兄慷慨提供大量旧拓及实物资料,并毫无保留地分享其真知灼见。感谢茫父后人姚遂先生、姚伊老师,将家藏资料毫无保留地供笔者拍照并授权使用。此外,感谢周继烈、杨未君、范大鹏、孙爽、牟国庆、张世浩、常宝波等诸位师友,从多方面为笔者所提供的帮助。感谢任超兄为拙藏精心摄影。感谢上海书画出版社王立翔社长、王剑副主编、陈元棪责任编辑,你们倾力出版如此小众却又制作精良的学术著作。

  刻铜,指在铜质文房用具上镌刻绘画、文字等,以刻铜墨盒和镇尺最为常见,此外还有刻铜水盂、笔架、印章盒等。

  当时的北京美术圈里,几乎所有人都曾参与过刻铜艺术,书画名家如陈师曾、陈半丁、王梦白、金拱北、齐白石、溥心畲、张大千等,社会名流如梁启超、陈三立、周作人、梅兰芳等,不胜枚举。

  这些文人雅士不仅自己使用、收藏刻铜文房,更将其作为馈赠佳品寄托情谊,一时蔚然成风。

  刻铜名家张寿丞曾将齐白石画在墨盒上的《归鸦图》精心刻出,然后相赠。齐白石对此盒爱不释手,写下题跋:

  其实,中国使用铜器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商周时期,人们便已经开始在青铜器上铸造、錾刻文字和花纹。晚清民国刻铜文房的兴起,则是延续了数千年金石文化余韵的一朵奇葩。

  当时那些高水准的刻铜工艺制品,是由书画家、艺术家与匠人(铜师)共同创造而成的。在技与艺的互动交融之下,开创出民国初年“书画铜”盛极一时的局面。

  在参与刻铜艺术的诸多名家之中,姚华(字重光,号茫父)亲笔写画、名店名师制作的刻铜文房最为出彩。

  他虽不亲自执刀刻铜,却积极参与写画,指导铜师改进技艺,创作了数以千计的刻铜文房,以至于被讹传与铜师陈寅生、张樾丞并称为“近代刻铜三大家”,亦足见他在刻铜艺术领域的影响之大。

  由于姚华的艺术涵养深厚,他参与制作的刻铜文房也别具一格,被人们视为心仪尤物,争相求购。

  “当年北京大书坊里所售墨盒铜尺上面,多有茫父之作,或碑拓摹刻,或山水、佛像、竹石、花卉,或以篆隶行草各体所写的格言,皆极名贵。”

  1923年11月,上海《申报》记录了梅兰芳从北京来沪的消息,提及他携带刻有茫父所临晋造像的墨盒一件,“刻镂至精”。而早在同一年的8月,京剧大师程砚秋也购得一茫父书《长恨歌》铜墨盒,并专门到其住所求题跋。

  遗憾的是,姚华如此厉害,为人却极为低调,又因五十四岁即离世,因此他的个人品格和书画艺术虽高妙超群,却远不及他同时代的名家受今人重视,更遑论已日渐淡出人们视野的刻铜作品和艺术。

  今日首发——《金石别卷:莲花盦写铜艺术编年》,是清华大学杜鹏飞教授的新作,也是他对姚茫父历年写铜作品的全面整理。

  杜鹏飞教授专注姚华研究20余年。继整理茫父家书及其生平编年之后,他希望能借助本书,最大限度地呈现茫父写铜作品和书画艺术之美,也从侧面反映出茫父高洁的品格与民国文人精神风貌。

  “莲花盦(ān)”来自于姚华在北京的居所——宣武门外烂缦胡同莲花寺。就是在这里,茫父开始了他近二十年的写铜生涯,直至1930年殁于此。

  自1912年至1929年,本书按编年收录了茫父参与创作的刻铜作品总计474件,其中实物作品80 件(含失群残件),拓本近400件。

  另外,茫父写铜作品多为受人所托,他常会在题款中交代制作缘由,本书作者多方考证,力图将作品所提及的人物加以梳理,以反映茫父与他们的交游,读者也可藉此了解刻铜作品背后的其人其事。

  他是近代贵州地区最富盛名的文人和艺术家,也是北京美术圈响当当的人物,与陈师曾被认为是晚清民国北京画坛领袖,有“姚陈”之称。

  1876年,他出生于贵州贵阳,28岁时中了进士,授工部虞衡司主事,后公派游学日本,在东京法政大学习法政,兼修教育学。

  三年后,姚华学成归国,改任邮传部邮政司主事。进入民国后,他历任临时参议院议员、国会议员等职,后淡出政界,潜心教育、学问与艺术。

  作为一名教育家,姚华的履历也非常了得,先后任清华学堂中等科国文教员、北京女子师范学校校长、国立北京美术学校教授、私立京华美术专科学校创始校长等职,培养了许多学生,他的讲义——《弗堂弟子记》,流布于各个大学。

  除书画艺术之外,在当时的北京,姚茫父在学界、戏曲界与美术界,也都是有重要贡献的风云人物,金石、诗词曲赋无不精通,与王国维、吴梅并称“曲学三大家”。

  姚先生以文章名海内三十年,向学之士莫不知有弗堂先生。晚年潜翳古寺,出其余绪以为书画,见者惊为瑰宝,而文名反为所掩……

  作为晚期民国时期重要的的金石学家,姚茫父对于金石学非常热爱和痴迷,在刻铜文房上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可以说,作为一通才,刻铜是承载了姚茫父书画艺术和文化修养的结晶。

  因为茫父对于历代碑刻十分了解,又善于书画,才能在光滑的、大不过盈掌之余的铜盒、镇尺上写下近千字的精楷,或留下短小精悍的文人画作,同时还为后续的刻工留有余地。

  与姚茫父同时代的张氏兄弟(张樾丞、张寿丞),是当时最为有名的刻铜师,他们的作品曾为齐白石等一批美术家所推崇。但在这背后,张氏二人的艺术造诣离不开姚茫父的指导。

  1912年 ,张樾丞开设同古堂,专事经营篆刻图章及刻铜文房。由于茫父先生的热情参与和指导,迅速提高了同古堂张氏兄弟的刻铜技艺,进而开辟出书画名家与社会名流广泛参与刻铜文房制作的全盛时代。

  纵观这一段历史,茫父先生亲笔参与写画、再由张寿丞、姚锡久等铜师刻就的作品,在数量和艺术水准上均远超前贤与同侪;其作品的收藏价值和市场表现亦无可置疑稳居一流。

  可以说,从介入时间之早、参与时间之久,介入程度之深、作品体裁之广、作品数量之多、影响范围之大等诸多方面综合考量,茫父先生无可置疑地是此间独领风骚、多产高标的盟主级人物。就实际对近代刻铜艺术所作贡献而言,推其为晚清民国第一人,绝非过誉!

  《金石别卷:莲花盦写铜艺术编年》一书,所录作品形制多样,涉及墨盒、镇尺、铜屏、笔筒、印章、裁刀等;题材广泛,举凡山水、人物、花鸟、博古、书法,皆有体现,并皆能出新。

  全书既是对姚华刻铜文房艺术个案的系统呈现,也是对民国刻铜书画艺术、艺事群貌的精彩展示。

  按年份依次排序,每件作品由四部分组成——正文、释文、按语、图版,清楚展示茫父先生历年作品的创作时间、创作背景、创作内容、创作对象及创作成果。

  作者专为本书撰写了逾五万字的引言,对刻铜文房发展历程做了高度概况,对茫父写铜艺术作了全面总结,其中诸多观点发前人所未言,值得细细品读。

  图书采用锁线空脊装订方式,手感柔软耐翻,内文以艺术纸高清印制,质感极佳。

  杜鹏飞,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艺术博物馆常务副馆长,中国博物馆协会副理事长。热爱书画艺术,兼从事美术史个案研究。已出版《艺苑重光:姚茫父编年事辑》《如晤如语:茫父家书》等姚华研究专著。

  刻铜,指在铜质文房用具上镌刻绘画、文字等,以刻铜墨盒和镇尺最为常见,此外还有刻铜水盂、笔架、印章盒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掀起朝鲜画收藏热潮的朝鲜画家——李继燮
Next post 微拍堂重器大拍成体系 文玩市场线上化趋势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