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公款送礼”案开审:被告人庭上称曾送皮画给朱明国

为解决一起土地纷争,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曾派员赴外地协调相关事宜,协调最后却牵出一场 “公款送礼丑闻”。

参与协调及“送礼”的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院(下称“研究院”)院长杜文被控贪污公款,一审被判15年。杜文上诉后,内蒙古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发回重审。

据澎湃新闻()了解,检方此番还增加指控称杜文涉嫌挪用公款罪。这一罪名涉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原副秘书长、法制办主任武志忠案,检方称杜文伙同武志忠等人挪用公款1420万元。

在这次庭审中,杜文第一次披露,检方指控其“贪污”的一笔130万元款项,实际上交给了内蒙古一位厅级领导,准备通过他与北京方面疏通。这位领导后升任副省级干部,现已退休。

杜文还在庭上自曝称,在深圳协调时,曾受武志忠之托,送了一幅皮画给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的朱明国,“上面画的是成吉思汗,六千多块买来的。”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于11月月底发布消息称,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杜文的辩护人为他做了无罪辩护,称杜文所涉“送礼”之事均为领导安排,不应认定为贪污;至于挪用公款一事,杜文是被武志忠夫妇蒙骗,发觉后还主动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

2007年3月22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接到通知,深圳市政府多年前支援其的一块土地,因债务纠纷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查封,并将变卖给深圳一家公司以偿还债务。

据《财经》杂志披露,当时,深圳市国土房产局已收到法院的执行裁定,该地块即将变更至上述公司名下,离合同生效只剩7天。

接到通知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一名副主席召集了自治区办公厅负责人、武志忠等人开会,决定立刻派员赴深圳、长沙等地进行协调。

杜文也参与了这次协调工作。彼时,他是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院院长,该研究院全面承担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法制办法律顾问室的事务。

2008年1月26日,一份没有落款的请示报告,得到了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某领导的签字同意。报告显示:法律顾问室在办理深圳土地案中,曾得到深圳市有关部门多位同志的大力支持,其中在一些关键环节更是得到了破格支持……产生了一些相关费用累计欠支210万元。

根据杜文的说法,这笔钱就是用来去深圳“送礼”的,“送礼”行动也得到了相关领导的认可,且由时任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法制办主任的武志忠带队。

210万元随后打入了杜文的银行账户。“钱分批取出来后,武志忠和他老婆分装好,具体里面装了多少钱,我们并不清楚。”杜文多次强调,他全程只负责开车,到了指定的地点后,钱也是由和他同行的另一人去送,“有一次我连车还没停好,他就回来跟我说已经送好了”。

然而,时至2009年12月28日,最高法院作出一纸裁定,导致深圳市国土房产局将这块土地过户给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的做法失去了法律依据。这也宣告历经数载,由武志忠、杜文等人想尽办法的收地行动失败。

但这又产生了杜文口中的另一笔 “送礼费”400万元。“按照领导指示,准备再走其他途径协调土地问题,要去北京送礼。”杜文称。

澎湃新闻获得的起诉书显示,杜文被控贪污主要涉及两笔款项:去深圳“送礼”的210万元和后来准备去北京“送礼”的400万元。

对于前者,武志忠等人接受调查时也承认,确实是用来“送礼”,但部分细节和杜文所述存有出入。

比如,杜文自称负责开车,同行的一名内蒙古政府官员负责“送礼”,但这名官员的说法和杜文恰巧相反,“杜文让我在门外等候,(他)送给谁我也没见过。”其还称,“送礼”之说也是由杜文提出来的。

对于400万元,杜文所称指示他执行此事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府某领导,接受调查时称并不清楚此事。

武志忠则称,他并不同意杜文去北京协调案件,得知杜取走400万元后,还曾要求他归还。

呼和浩特市中院审理后,认为杜文贪污罪成立。不过,检方指控的210万元,法院只认定了80万元,因为在深圳期间,杜文的家庭财产意外增加了90万元,其中80万元是由杜文的妻子通过多个亲属账户转给杜。

法院认为,在这笔钱来源的问题上,杜文和家人的陈述存在矛盾,故可认定为据为己有。对于另一项400万元,法院也予以认定。

2012年7月,武志忠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监视居住,同年10月被刑拘。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指出,武志忠的落马,有部分系因杜文的“举报”。

2009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办公厅将一块15亩的地块划拨给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院,用于新建办公楼及宿舍。

杜文称,武志忠之妻借用另一家公司的名义承揽该项目,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1420万元财政经费签批中标单位,最终流转至武妻的公司名下。

“我意识到这一点后,立刻给相关领导做了汇报,他们后来才把钱还回来。”杜文称,这也是他与武志忠交恶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财新网”报道,2010年5月4日,武志忠给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刑侦大队打电话,举报杜文非法持有。

杜文之妻告诉澎湃新闻,这把枪“就是武志忠送的”,且“想送回去了许多次,都不肯要”。她认为这是武志忠设下的局。杜文也声称,这是武志忠对其的打击报复。

2013年12月17日,武志忠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隐瞒境外存款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武志忠上诉后被驳回。

新华网在报道武志忠案时,称其“每天拜佛,佛像下藏百张淫秽光盘”,还爆出其在国内拥有房产33处,仅房门钥匙就装满一提包。

此次开庭,检方对杜文增加了一项指控罪名,称其伙同他人挪用公款1420万元,即他所称的举报武志忠的那一笔公款。

检方认为,杜文实为受武志忠的指使,将1420万元签批后,辗转进入武妻的公司。

杜文的两位辩护人王甫及徐昕坚持为其做无罪辩护。他们告诉澎湃新闻,检方指控的挪用公款一事,杜文是被武志忠夫妇蒙骗,且在发觉后主动向上级领导进行了汇报;至于贪污问题,和此前相比检方此次未新增任何有力证据。

庭审中,杜文一如从前地强调,所有的“送礼”行为,均由相关领导安排,且有录音为证。

“我被关押期间,曾将我的电脑给检察官,他当着我的面拷走了三份录音。”杜文称,这些录音的内容可证明400万礼金之事是“领导安排”。但他后来发现,电脑上的这些录音“被秘密删除”了。

在谈及录音问题时,杜文一度情绪失控,甚至对公诉人称:“你这是犯罪,赶快去自首吧”。

根据杜文的说法,这段录音的内容为:自治区政府某高层领导当着他的面,打电话给当地一厅级干部,让其“放心去办吧”。这位厅级领导原本要和他一起去北京某部门“送礼”。

目前,律师已向法庭申请恢复或鉴定相关录音。“如果法庭认可这些录音的真实性,就能真相大白了。”王甫称。

至于另外一笔130万元的款项,此前去向一直成谜。杜文曾交代称是由他独自去北京送掉了,但到底送给了谁,“到死也不能说”。

不过,在此次庭审中,杜文称,这130万元实际上交给了内蒙古的一位厅级领导,准备通过他与北京方面疏通。“他说那个人(北京的收礼方)喜欢古董,他挑了一个,还价后是130万,就用这笔钱去买。”杜文说,该领导特地交代他,对外不要说这钱送了还是没送。

他解释称,此前之所以从未吐露实情,是因这位领导在当地能量颇大,因此满心顾虑。“我首先要保障自己的安全,现在到了法庭了,我相信法官,所以才敢说。”

此外,杜文在庭审中还称,在协调深圳土地案过程中,他受武志忠之托,送了一幅皮画给时任广东省纪委书记的朱明国,“上面画的是成吉思汗,六千多块买来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内蒙古一男子将8根炸药放入同村人家中竟是盯上了人家的古董
Next post 30名“摸金校尉”获刑 追缴被盗文物价值逾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