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中国玉器发展演变史

湖北省内历年出土的精美玉器多达数千件,湖北省博物馆馆藏玉器数量多、种类全,时代序列较完整,藏品覆盖新石器时代、商周、春秋战国、秦汉魏晋、唐宋、明清等时期,几乎贯穿整个古代史。透过散布于多个展馆中的玉器,可以窥见中国玉器的演变历程。

2016年1月,湖北天门石家河遗址出土240件史前玉器。在这批玉器中,“玉人头像”“连体双人头像玉玦”“虎座双鹰佩”等玉器精品,堪称石家河文化璀璨的瑰宝。2017年,湖北省天门市石家河石器时代遗址入选“2016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

石家河玉器展柜内陈列着数枚不大的玉人面像、玉蝉、玉虎头,其中玉人面像五官清晰,头戴冠,耳戴环,有正面、侧面像之分。玉虎头像多呈扁块状,两耳突出、圆眼。

“近年来,在石家河古城谭家岭遗址发掘的瓮棺中,出土了玉蝉、管、珠及玉虎等数百件玉器和玉料,件件精美。”湖北省博物馆研究馆员陈春指着一枚浅绿色、半透明的玉人面像说道。这枚玉人面像头戴平顶冠,上面还有涡形纹饰,棱形眼、宽鼻子,闭口。双耳带圆环,环中穿孔。下面有一个底座,像一个夸张的男子形象。在陈春看来,和良渚玉器相比,石家河玉器要小得多,像微雕作品。在工艺制作上,这类玉器使用了阴刻、圆雕、镂空、钻孔、抛光等技法。浅浮雕和减地阳纹技术的熟练运用,是石家河文化玉器制作工艺的重要特点,对后世玉器制作的影响一直延续到商周时期。

商周时期,玉佩饰与各种像生造型的玉雕饰种类增多。纹饰普及,趋于凝重而威严的兽面纹、饕餮纹、龙纹、蟠螭纹、云纹等主体纹饰,具有鲜明的商周时代特征。几何纹装饰在这一时期也日渐流行。湖北省博物馆常务副馆长万全文表示,人面造型、动物雕塑在殷商时期盛行,体现了它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后石家河文化的影响。西周时期,玉佩数量激增,以小件片形饰居多,人与龙、凤鸟等动物合雕造型的玉佩饰颇具时代特色。项串饰、组玉佩得到贵族阶层的青睐,体现了服饰礼制与实用美。

湖北黄陂盘龙城遗址出土的100余件玉器,是早商时期玉器的代表。陈春介绍说,玉戈、玉柄形器,是盘龙城商代玉器的典型器。玉戈属仪仗兵器,具有一定的政治权力象征性,馆藏的最长玉戈长94厘米,气势磅礴。另有一件出自墓葬腰坑的玉戈,发现时折断为六段,该玉戈与晚商至西周早期流行的毁器葬俗有一定联系。

盘龙城玉柄形器皆为长条形束腰柄,有的器身凿穿孔,一般素面磨光。展柜中陈列的几件玉柄型器的一端都有一定程度的磨损。对于这种现象,陈春解释说,玉柄型器可能是插在青铜器或某种器物上发挥一定作用的工具,时间久了就可能出现磨损。盘龙城玉器纹饰较简单,多采用细平行阴刻线纹饰,承袭了二里头文化以来的中原传统,运用减地阳纹、浅浮雕等技法及网格纹饰,制作上还采用了切割、抛光、钻孔等技术。

春秋战国时期是古代玉器制作、使用及玉文化思想理念承前启后的重要时代。玉被赋予了道德内涵,其纯朴自然之美广为传播,天下尊玉爱玉风气盛行,迎来了古代玉器争奇斗艳、百花齐放的发展高峰期。万全文表示,特别是玉佩类,在改造西周组玉佩以璜、珠管串饰为主体范式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了以龙、凤形佩为主体的璧、环、璜、佩组合体系,造型千姿百态、自由奔放,又不失严谨规范。他表示,馆藏战国玉器主要有随州曾侯乙墓、枣阳九连墩楚墓、荆门包山楚墓和江陵望山沙冢楚墓等。其中,曾侯乙墓随葬玉器用料大,多青白玉,这是其他战国墓葬无法比拟的。

曾侯乙墓出土玉器300余件,大部分出自墓主及陪葬者棺内,既有成品,也有半成品和璞料。双首共身的谷纹或涡纹玉璜是这一时期的经典造型。曾侯乙墓出土玉器展柜中的四节龙凤玉佩和十六节龙凤玉挂饰,令人不禁赞叹雕琢者巧妙的构思、娴熟的技艺,以及其中的活环链接技术。这两件玉器造型典雅,雕刻精细,堪称巧夺天工之作。据南京大学历史学院教授贺云翱介绍,活环链技术最成功的实例确实在曾侯乙墓玉器中。四节龙凤玉佩由一块玉料透雕成四节,可以活动折卷,全器雕有七条卷龙、四只凤鸟和四条蛇,造型美观,雕工精绝;十六节龙凤玉挂饰分用三个活环,链接四块白玉透雕成的二十三节龙、凤或璧、环,并在正反两面雕刻或阴刻龙凤的细部,全器透雕、浮雕、阴刻出三十七条龙、七只凤和十条蛇,龙、凤等千姿百态,柔婉灵动,可谓玉雕中的绝品。

纹饰方面,有谷纹、涡纹、云纹、卧蚕纹、斜线纹、方格纹、圆圈纹等,其中以云纹、谷纹最为流行。陈春介绍说,这些玉雕造型,一般用阴刻轮廓线勾画出装饰范围,其内满布谷纹、涡纹,有的再以云纹、卧蚕纹、勾连纹填隙,少数还以蒲格纹打底布局。纹饰多采用单阴线刻、剔地浅浮雕、镂空透雕手法,双阴线刻技法少见。她对记者说,在造型上,龙形佩最醒目,单体、双体、四体兼而有之,皆体态端庄,一般曲身卷尾,回首反顾,除成对器外,鲜有姿势一模一样者,无不透露出工匠对造型的潜心钻研。

曾侯乙墓中有一定数量的“对开同型”器,即将一块玉料一剖为二,制成两件造型相同、大小相当、纹饰基本同样,甚至切割痕、沁色、纹理都相互吻合的成对器。在陈春看来,这彰显了组玉对称和谐的风韵和内涵。此外,曾侯乙墓出土10块璞料,其中8块出自墓主内棺。在她看来,这是战国璞料首次较为集中的发现,展示了战国玉料的外貌及初步加工的特点。尚未制作完工的玉料,与已经做好的玉佩一同下葬,表明墓主生前拥有制作玉器的作坊。

秦汉时期,各类与衣食住行有关的日常实用玉器显著增多,出廓配饰、玉舞人、玉印章等焕然一新,人、动物等像生雕件的造型与纹饰更是相得益彰、惟妙惟肖,散发出浓厚的生活气息。以玉衣为代表的诸侯权贵葬玉,也成为时代特征。万全文表示,魏晋南北朝时期社会动荡,是“玉器发展史上的低潮期”。至唐宋,经济再现繁荣景象,制玉业迅速恢复,这一阶段是我国古代玉器推陈出新的重要变革期。服饰佩戴、生活器皿、陈设摆件等各类玉器发展均衡、平稳,佛教文化、花鸟树木等题材兴盛,玉镶嵌工艺乘势而上。特别是明代中晚期以来,玉器种类、纹饰题材、琢玉工艺等多方面都呈现了清晰的时代风貌。礼用器、服饰器、生活日用品、陈设摆件、仿古器应有尽有;人物山水、传说故事以及大批借物寓意题材的造型纹饰涌现;多层透雕技法、实地阳纹、金镶玉、玉俏色等琢工艺术愈加精湛。

湖北省博物馆馆藏的明代出土玉器,主要出自钟祥梁庄王墓。梁庄王墓出土玉器共23件(套),有4件圭、11件饰和4副共8挂组玉佩。组玉佩中的玉串饰、玉串珠总计有2500余枚。此外,出土的衣带、冠帽、法器等物品中也含有大量玉饰。陈春介绍说,这些玉饰中,主要是带钩、环饰、鸳鸯、宝相花饰、牡丹饰、执荷童子等,采用圆雕、浮雕、透雕并抛光制作;有双鹿、双兔、羊首、树、枇杷、花草、牡丹等造型和纹样,题材丰富,形象生动。

这些玉佩饰件件精美,雕琢的景、物都栩栩如生。以镂空秋山玉饰为例,该佩饰在长、宽、高分别为6.6、4.3、1.1厘米的玉料上,正面镂雕了北方少数民族秋天围猎时的山林景象。两鹿栖于山林之间,一只躺卧,回首张望;另一只站立,回眸相望。山林草木繁茂,天上祥云朵朵。该佩饰玉质青白色,却巧妙运用玉料皮色部分偏红、偏褐的特点巧雕祥云、树叶,将彩霞与红叶相辉映的秋景表现得淋漓尽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十六地市汇聚文旅盛宴“山东手造”为博览会赋能增色
Next post 刀笔赋神韵让传统绝活“潮”起来